半夏上邪

君還記,新冢舊骨葬頭七

这个发型的牛第一次见诶!!!

那扇子在他手里,原就图个倜傥,只见他说且比,一段风流眉目真真叫活色生香,扇端一会功夫走遍了东南西北,竟舞得像那穿花蝴蝶一般,忽而眼风一扫,扇子在空中悠悠拖过,轻悄悄地顿在掌心了。楼间闲人几多,原看着公子是那鹤立鸡群的一品神仙人物,眼稍便时时照顾着的,如今见了这般做派,一时更是看住了。那公子见众人这般神色,竟也不恼,单是随意捡了一个方向,将那合起的扇柄捏在三指指尖,扇端斜斜搭在唇上,正露出一段唇角。只见那唇角菱儿一般微微翘起,还不等看清,折扇徐徐拉开一段,登时便掩住了半张俊颜,只有一双黑灿灿桃花眼无遮无拦,弯弯地笑着,合该是桃花托生的绝色风流,所到之处,没有不目眩神迷,颜色立变的。
想看柚子拿扇子滑一套节目,什么节目都可以。这种这种想法从平昌他拿着扇子滑了一小段seimei开始就有了。拿着扇子的柚子有一种霓虹特有的和风感,从容自若,一个无意的举动,都可以在别人心间编织出一场梦。
你是无意穿堂风,偏偏孤倨引山洪。

春日游,杏花吹满头。
陌上谁家年少,足风流。
妾拟将身嫁与,一生休。
纵被无情弃,不能羞。

柚子不参加GPF……过了最开始的时期后,面对越来越近的比赛有一种难过的感觉,天呐我下次见到他最早也要等到过年,甚至是下学期开学,顿时觉得日子好苦

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,想念汇成一条河

生日快乐,羽生结弦
你永远不会知道,你的名字有多美